a3.gif

柳絮因风起

B248F  2021-11-24 11:24
(生在浮世中,你我皆俗人。)
第五十七章,师傅不亲小蜜蜜
时日又过一月之期,楚无涯在无忧谷内每日潜心吸收魔气,终于将蟠龙山上所受的暗伤修复,此时他的境界也步入化神中期,他为了修炼,大量吸收魔气,无忧谷的魔气也因此变得稀薄了几分,竟然让天际的黑云都透过一丝丝的光影。
他每日都在计算着日子,距离他与洛琳熙的约定之日越来越近,取得树妖妖丹的日子也必须提上议程。
今日如意照常拿起几个红色的小树果,小树果酸酸甜甜,她很是喜爱这种小果子,可惜这果子只生长在荒原的古藤大树之上,只能等果子成熟落地才有机会收集,前几日楚无涯进屋子的时候她特意提了一嘴,没想到他真的隔了几日给她摘取了数颗小树果充饥。
“阿哥~”她啃着小树果兴冲冲的在屋内呼唤楚无涯,反正他也不会理她,她想怎么叫都可以。可是门外却传来往日熟悉的脚步,楚无涯打开屋门,他用洗净的鹿皮包裹着一堆小树果,左手还拎着两条还在抖动的肥美的河鱼。
“我这几日有事情需要离开这里,这些东西你先慢慢吃,等我回来便送你回到天云寨中。”他放下东西,也不给如意回答的机会,便要走向屋外。
“阿哥!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如意一听楚无涯要离开这里,心中着急,急忙蹿到他的身边,拉住他的手臂,不肯松手让他离去。
楚无涯看着如意固执的拉着他,本想用魔气将她弹开,却念及她还是凡人肉胎,不可再受魔气的伤害,他的胳膊微微用力想要抽离,却被少女拼命的拉扯难以分离。
“最多半月之期,我回来之后便送你回到天云寨,你的救命之情我无以为报,挟持你逃出寨子也并非恶意。”楚无涯还是对如意多说了几句,如意救他于性命危急之时,他对此很是感激,但可惜他心中有不得不做的大事,让他此世囚禁在天云寨过那不闻世事的生活,他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
“那送我回到天云寨之后,你要去哪里?你不在寨子中陪我了吗?”如意还傻傻的问着这样的问题,少女思绪天真,心底纯洁,难懂话语之中的深意,这反而让楚无涯有些不好意思。
他用力掰开少女的手臂,将她白嫩的肌肤捏的印出红迹,“我有必须要找到的人和不得不完成的宿命之事,不适合在那天云寨修身养性。”
“可是,可是,你已经是我的小夫婿了!!!你知不知道寨子中的规矩,女子会嫁给第一个陪她回到寨子中的阿哥,你现在已经是我的阿哥了!”如意急的跟楚无涯解释,少女想告诉面前这俊朗男子两人已经有了名正言顺的关系,他不能将她弃之不顾。
“寨子还说外人进入寨子此生不得出村,我不还是出来了?”楚无涯完全不把那天云寨中的条条框框放在眼中,他语气随意,没了如意的牵制,他转身便打开屋门消失在屋内。

如意听到了楚无涯的回答,她一动不动的呆着原地,屋门已经关闭,魔气击打在竹屋上发出的低沉重音,一下一下的敲打在她的心底,她原本以为楚无涯只是不善言辞,可是今天他的一句话语,着实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可是,可是,我还救了你一命。”如意声音愈来愈细,说到最后已经低如蚊音,她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有些异样,她伸手摸了摸,放到自己眼前细看,她那葱白的细指之上,此刻已然沾满了泪水。

“师傅,师傅,这些调皮的灵气终于听人家的话了!”小柔兴高采烈的跑到正在打坐的赵书义身旁,小手指之上一团小火苗正在上面绽放,小家伙伸到赵书义的面前,“快看,快看,你的好徒弟已经这么优秀了!”小火苗随着小柔的心意高低起伏,小家伙看到师傅睁开眼睛,更是开心的不行,可正是关键时刻,小火苗却忽然熄灭,只有一缕青烟是它刚刚存在的证明。

“呀!这个笨笨的灵气怎么没了!”小柔看到赵书义的眼中充满疑惑,赶忙努力想再度凝聚出一个小火苗,可惜即使她心急如焚,刚刚的火苗却依然没有出现。
“师傅,师傅,人家真的能够指挥不听话的灵气了!”小柔扑进赵书义的怀中,蹭着师傅的怀抱,在他的怀中细声叮咛,“人家真的没有欺骗师傅!”小柔不断翻滚,把赵书义的身体当成温床一样翻腾,借此掩饰自己尴尬的小脸。

赵书义抱着小柔,灵识也慢慢仔细扫过小柔的身体,他自那日小柔耍脾气之后就对她开始严厉,不像之前那样对她没有底线的宠溺,他修炼之时,小柔的身边会绽放出数朵青莲,小家伙不知道青莲的各种功用,只以为是师傅修炼之时产生的异状,却完全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青莲记录与看清。

刚刚小家伙手指上面跳动的小火苗的明灭,赵书义睁眼之时已经知晓,看着小柔在他的怀中亲昵的撒娇调皮,他也不忍心打断和训斥小徒弟,无论如何,她终究只是才过双八年华的青涩少女,如今孤无一人全身心的依赖着自己,他不忍心一直给她脸色和火气。

“好了小笨蛋,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了,小柔这段时间表现很好,师傅一会去给你打点野兔,今天夜里烤兔子给你吃好不好?”赵书义揉着小柔的小脑袋,把小柔的头发揉的毛躁躁。
小柔感受到师傅的蹂躏,气鼓鼓的看着师傅,“不要再揉人家的头了,会长不大的!”她小手捉住赵书义的大手,想要拉开师傅使坏的手臂。
赵书义并没有用力,任由小徒弟把他的书拿开,然后小徒弟握着师傅的手,羞羞的嘟着小嘴,小口慢慢凑近赵书义的脸颊,看准时机,迅速的亲了一口赵书义,然后连忙缩到赵书义的怀中,小脸害羞发红,她眼神羞涩的望着师傅,又仿佛在期待着某种东西。

赵书义此时已经禁荤数月,感受到徒弟充满青春活力的肉体在怀中不断滚动,火热的温度隔着衣物加热着他的那处,不可言明却剧烈的心思慢慢占据了他的眼眸,他看着小柔欲言又止的眼神,很是理所应当的想到了那些事情。
“原来,小柔要的奖励是这些事情。”他靠近小柔的耳边,对着小徒弟的耳边吹着热气,大手也慢慢的游走到小徒弟的小乳鸽之上,隔着布衣放肆的揉着小柔尚未成熟的小咪咪,“师傅说的对吗,小笨蛋?”
小家伙感受师傅刻意的热息拂过耳鼻,她的身体开始绵软无力不听使唤,赵书义揉了一会儿就觉得隔着衣服不方便,很是顺其自然的把小家伙的衣服脱的一干二净,小家伙全身雪白的肌肤与神秘的小肉缝就这样展露在师傅的面前。

“师傅,师傅,我,我只是想吃烤兔兔~”小柔惶然间发现自己已经完完全全的躺在师傅的怀中,心中立马开始变得慌乱不知所措,她真的只是想多吃点那些小兔子,根本没想吃师傅的大肉棒!

“好好好,师傅答应你,一会让你小嘴吃着烤兔子,小肉肉吃着师傅的好东西。”赵书义完全顺着小徒弟的意思,却又曲解彻底,一点不给小徒弟反抗的空间。他的一只手握住小柔挺拔的小小乳鸽,手指用力捏着那颗小小的红珠,小柔的酥胸小小的一只,乳珠只是微微凸起,跟洛琳熙成熟的紫葡萄不能相提并论,但是偶尔玩一玩,也有另一番风情。

赵书义另一只手则伸到小徒弟的小屁屁下面,在小徒弟紧闭的小肉缝上开始刺激,“今天师傅好好奖励小柔,让小柔每一处都舒舒服服的。”赵大官人阴险的将声音附着了灵气,话语传到小柔的耳中哄的小徒弟一愣一愣的。
“好,好,小柔喜欢师傅的奖励。”小姑娘情迷意乱,已经开始胡言乱语,小肉缝开始吐出一滴一滴的汁水,身体不断的扭动,小屁屁故意左右的摇晃,感受着师傅手掌的温度。
赵书义很是满意小徒弟的反应,上次他欲火升起之时有些强硬,让小家伙吃了一番苦头,这次需要慢慢来,一步一步的让小徒弟沉迷在这肉体情欲中。
“师傅,师傅,人家想吃小师傅。”小徒弟睁开紧闭的小眼,盯着赵书义直起挺拔的胯下,小嘴甚至流出了口水。
“很好,小柔这次表现越来越好了。”赵书义求之不得,他不等小家伙脱下他的衣裤,直接灵气涌动,他也变得赤身裸体,那直起硕大的肉棒顶着小家伙的白嫩的小屁股,不断向外溢出的精汁滴在小徒弟的屁屁上。
赵书义直接双手举着小家伙的细腰,将她放在肉棒面前,等着小家伙好好舔舐。
“师傅,人家,人家也想让师傅亲人家那里。”小柔一只手握着肉棒,另一只摸着肉棒下面的两颗卵蛋,伸出小舌一边卖力的舔着肉棒,一边对着师傅说出心中深藏的话语。
“哦?小柔想让师傅亲你的小屁屁?”赵书义听到小徒弟的话语还有些诧异,没想到小徒弟会有这样的要求。
“不,不是,是这里。”小家伙返身,把沾着白汁的小屁屁撅到赵书义的面前,双腿叉开,小手掰开已经露出缝隙的小蜜穴,“人家想让师傅亲亲人家这里。”她越说越羞,可是小蜜穴反而汁水愈加恣意。
原来小柔还记着那日在山洞看到的事情,小家伙嫉妒师傅愿意舔坏女人的屁股,也想让师傅舔自己的这处秘地。
赵大官人显然不能接受,上次肯屈尊给洛琳熙舔舐已经有些尴尬,不过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只要让长公主满意,自己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可是事情还是要因人而异,让他再舔小徒弟的小肉穴,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他不好意思拒绝小丫头的要求,只得趴到小丫头的身上,将肉棒深深的插入小徒弟的身体。
“就让小师傅替我亲亲小柔这里吧。”他故意吻住小家伙的红唇,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a3.gif

柳絮因风起

B249F  2021-11-24 12:08
(生在浮世中,你我皆俗人。)
友友们,新的一章来咯,周五有个考试,这几天更新可能随缘了,能更我就尽量更新,不行的话就等到星期天,这样就能正常更新了。
哈哈哈,坚决不给小姑娘口     

73463.jpg

Crazy Jam

B250F  2021-11-24 19:49
(深海潜艇,万年潜水)
瑕不掩瑜,有点小缺点才不显得脸谱化嘛
那明珠不是脚臭,是屁臭吗,哈哈,想到了小仙女不会放屁的小段子
好好复习啊

a10.gif

雪中情

留个记号,这个分栏容易忽略。

a3.gif

柳絮因风起

B252F  2021-11-25 20:37
(生在浮世中,你我皆俗人。)
友友们,很痛苦的告诉大家,这两天没时间更新了     
只有明天夜里有点时间,我能写多少是多少,然后星期六早上发出来,冲冲冲,我快到20W字了

891264.jpg

Trouble

回 252楼(柳絮因风起) 的帖子

没事,有空再写就行了,忙完再说

73463.jpg

Crazy Jam

B254F  2021-11-26 21:01
(深海潜艇,万年潜水)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反正我不着急
夜里时间还是好好休息,以后工作了想休息就不一定能了

a3.gif

柳絮因风起

B255F  2021-11-27 17:06
(生在浮世中,你我皆俗人。)
第五十八章,金鼎春暖荒原寒
“师傅!”小柔嘟囔着,她感受到赵书义的亲吻,小手胡乱的在他的背后抓挠,借此表达自己对于师傅的不满。
“乖,听话。”赵书义暗用灵气,安抚着怀中的小丫头,他温柔的进出,大手揉着小家伙坚挺的小玉鸽,小柔紧贴着师傅炙热的胸膛,火热的温度点燃了她心中的重重欲火,她的小眼开始慢慢迷离,身体被动却又自主的配合着赵书义的抽插。
可怜的小家伙被师傅的一套组合拳打的找不着北,初才及笄的小柔那里是师傅的对手,不一会儿就忘记了刚刚心中的不满与幽怨,小手也软塌塌的搭在赵书义的背上,宛若精致的瓷娃娃一样任由师傅的摆弄,被动的承受赵书义温润的动作与爱意。

赵大官人此次已经修身养性数月有余,为了小柔的修炼境界,他清心寡欲这般长时间,这一次既然破戒,便对着小徒弟进行了漫长不停歇的教育,初时正日尚悬挂于天际,等他回过神,利用灵识探查洞外,皎洁白月已经明于寒夜,而在他怀中饱腹精汁的小徒弟,此时已经一动不动的躺在他的怀中。

赵书义心中有些后悔,数月欲火的喷薄而出,竟然拉着小徒弟没羞没躁的干了这么长时间,他看着小徒弟的满身红迹的身体,本来平坦的小腹被他浓郁的精液堆积的突起,他想起情动之时为了防止小徒弟的浪费,故意用了灵气不让精液外出,只允许全部灌入小徒弟的肚肚内,没想到自己的精华竟然这般积余。

“小宝贝,快起来,师傅给你烤兔子吃。”他捏着小柔沉睡的小脸,话语之间满满的爱意。
“师傅,呜呜呜。”小家伙被自己的坏蛋师傅摇晃的不能休息,睁开无辜的小眼,看着师傅紧贴着自己的面容,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语。
“快起来了,今天小柔表现很好,很让师傅满意,师傅这几天都给你烤兔子吃好不好?”赵书义循循善诱着小家伙,大手仍在小徒弟突起的小肚肚上来回抚摸。
“师傅~”小柔许是饱经云雨,嗓音魅惑,不比昔日的黄鹂脆音,“小柔,小柔有一个小愿望。”
她枕着赵书义的手臂,一只手覆在师傅的大手之上,感受着体内胀满的精汁白液。
“嗯?小柔想要干什么?”赵书义此刻心情甚好,数月修炼灵气的苦闷都一扫而光,越看怀中的小徒弟越迷人。
“小柔想给师傅生一个小孩子!”小柔羞得闭上了眼睛,话语也是又快又低,她好怕赵书义义正言辞的拒绝或是苦口婆心的跟她说其他原因。
“好,小柔可真是师傅的好徒弟。”赵书义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小徒弟的话语,修士一途子息难育,越是境界高深越是不得子息,要不然自己和洛琳熙也不会一直没有子嗣,小徒弟修为不深,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怀上自己的骨肉。
小柔一听赵书义答应的这般爽快,开心的扭过自己的小脑袋,勾着赵书义的脖子,小嘴凑到他的面前,喜滋滋的亲吻着师傅。
两人不知洞外寒意,凛冬开始慢慢逼近青州之地,金鼎峰上的洞口开始结出寒冰,可是一朵又一朵的青莲在洞内与洞外肆意绽放,温暖着洞内的满室春意。

楚无涯一路向西而行,树妖的位置他大致清楚,那棵老树隅于自身体质,百年不得自由,虽然灵气修为甚是强大,但是依旧只能做那笼中鸟井中蛙。
他此时魔气已至化神中期,是北陆最年轻的化神大能,更何况魔气的性质诡异,其他的六种灵气皆要被他吞噬转化,只要此行没有大的变数,树妖的妖丹必是手到擒来。

又是几日光景,洛琳熙自离开那道门之后便低头沉思,遗祸北陆的魔气竟然是从那道门后流出,这与她认知中的情景完全不一,让她很是迷惑与不解,跟这件事相比,依靠着门还在苟延残喘的虚影反倒是不值一提。

“赵书义肯定还对我隐藏了什么。”洛琳熙抬头东望,那里有北陆最高的通天峰,也有北陆之首灵虚宗,她最中意的男子亦在那灵秀七峰之中,那个上一世不管不顾独然跃下,甚至来不及和自己好好说几句话的白衣男子,他到底对自己隐瞒了什么?

她决定等忙完洛樱和洛兰的事情,等他步入化神,神魂完全觉醒之后,和他彻底摊牌,她不喜欢被人隐瞒和愚弄,她必须知道上一世的匆忙决定,是否早有预谋。

她心中一直为这些事情烦忧,但是脚步却是不停歇的赶往无忧谷中,此时对于长公主来说,树妖的妖丹已经可有可无,源源不断的魔气从门后溢出,如果找不到为何这般的缘故,一颗妖丹只是杯水车薪罢了。

洛琳熙看着谷内魔气翻腾,却感应不到楚无涯的气息,看来那小子西行取丹尚未还,她摇摇头,转身便准备离去。
“阿哥!”如意听到谷内传来脚步,立马兴奋的在屋内大喊,她已经等了楚无涯数十日,每天都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等待,今日终于听到久违的脚步,很是欣喜与激动的呼唤楚无涯。
“咦?”洛琳熙被如意唤停脚步,“有意思,原来痴情种子也喜欢金屋藏娇。”洛琳熙忽然来了兴趣,饶有趣味的靠近竹屋,灵气轻触,轻易破解了楚无涯布下的禁制,大摇大摆的进了屋内。
“你不是阿哥!”如意看着屋内不请自来的漂亮女子,心心念念的楚无涯没有出现,进屋的反而是一个素未谋面的绝代佳人,她小手指着洛琳熙,无忧谷之内寻常修士皆难以自如,唯有魔族部众可以来去如风,阿爹从小就就告诉她魔族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她没想到第一次见到魔族部众,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天仙般的女子。

她盯着洛琳熙,一想到面前美貌女子是魔族之众,她就吓得说不出话,傻姑娘磕磕巴巴憋了半响,终于蹦出一句话,“你是谁?”
洛琳熙听到面前的傻丫头这样问,心里乐开了花,这个世道,在迷途荒原里面还真有这种没见过世面,没修过灵气,没遭受过残酷的傻姑娘。
“我是谁?你问我是谁之前为什么不先说说你是谁?”洛琳熙巧笑嫣然,径直坐在了木桌之上,看着这个天真少女,笑的合不拢嘴。
如意看到洛琳熙的嬉笑就瘆得慌,但想想她说的似乎也没有什么错误,还是老老实实的向面前的大姐姐自报了家门。
“我叫如意!小姨,你叫什么?”她脆生生的一句话直接搅得洛琳熙吐血,长公主脸色铁青,“你那爹娘没教过你好好说话?”洛琳熙气的一巴掌把木桌拍的四散而裂,把面前的傻少女吓的呆在原地。
“我,我,对不起!!!”如意被洛琳熙的气势惊吓,赶忙给面前的女子道歉。
“哼,叫我洛姐姐,知道了吗?”洛琳熙伸手捏了捏如意的小脸,嗯,有点滑滑嫩嫩的,但是没有自己的肌肤白皙。
“洛,洛姐姐。”如意低着头,按照洛琳熙的要求,重复着这些字句。
“怎么了小如意?你的阿哥呢?”洛琳熙很满意如意的反应,不再故意嬉笑,对她说话开始和风细雨。
“阿哥说有事情,一会儿,一会儿就要回来了!”如意强调着时间,生怕这个从天而降的洛姐姐有坏心思。
“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洛琳熙语气随意,故意把话题往心中的方向引去。
“他去干一件大事情了,我不能告诉洛姐姐!”如意根本不知道楚无涯去了哪里,但是傻丫头不愿意被洛琳熙发现问题。
洛琳熙看着如意倔强可爱的小眼神,不愿再逗弄她,“好好待着吧,他会回来的。”洛琳熙说完便闭上眼睛,她初登化神,虽然灵气境界大有提升,但是完全感悟不到曾经熟悉的大道,洛琳熙心知此世的修为已至尽头,化神之后的悟道与登仙再无契机。

如意看到洛琳熙再无言语,一时也分不清她到底何意,自己又只能待在竹屋里,胸中郁闷与不解都只能闷在心中,一个人躺到床上,想着自己的诸多小心思。

两人皆是不言不语,如意饿了便偷偷起身拿几个果子当做吃食,本想递给洛琳熙几个,可是看到洛琳熙端坐闭眼沉思的状态,和楚无涯修炼时相差无几,也知修灵之人修炼之时不得轻易打扰,只得轻手轻脚的从她身边走过。

谁知她刚拿过最后的两个果子,正欢快的吃食之时,洛琳熙突然睁开了眼睛,如意看到洛琳熙发现自己偷吃小树果,小脸立马尴尬的红了。“洛姐姐,我看你在修炼,不敢叫你。”她立马把手上的另一个小树果递给洛琳熙,低着小脸表示歉意。

洛琳熙大大方方的接过,咬了一口果子,小树果酸酸甜甜,很得洛琳熙满意。“不错,小如意这颗小果子很不错,一会儿姐姐也帮你一个小忙。”洛大公主计上心来,又想出了一件好玩儿的事情,可惜如意哪里知道洛琳熙的脾性,听到她说要帮自己一个小忙,赶忙摇头生怕麻烦洛琳熙。
“不用了,洛姐姐,我没有什么事情麻烦你的。”
“嘿嘿,现在没有,一会儿就有咯。”洛琳熙似乎吃准了某些事情,美眸之中绽放出点点星光,小心思也是百转千回愈发清晰。

“回来了。”如意本欲再次拒绝洛琳熙的好意,可谁知洛琳熙蹦出一句无头无尾的话。
洛琳熙指了指屋门,“快去看看,是不是你的阿哥回来了。”
如意一听此话,从床上跳了起来,竟然不管不顾门外的遮天魔气,打开屋门冲了出去,门上楚无涯刻意设下的禁制,早被洛琳熙毁了个干净。
“又是人间痴情人。”长公主自言自语,不知说与谁听。

a3.gif

柳絮因风起

B256F  2021-11-27 17:18
(生在浮世中,你我皆俗人。)
终于打好了,这章我今天打字用了三四个小时,平常够我写两章了,主要是洛琳熙与小如意之间并不熟悉,小如意腼腆但又纯真,洛琳熙却是个心中小善良感春悲秋的混世魔女,她们两个人该说什么该怎么做一直让我写写删删不得思绪,后面就可以正常更新了,等我写到了20W字左右,就准备重新开一个帖子,顺便把之前的整理一下,改改错别字。
说实话,我这段时间观摩学习了很多黄色小说,我觉得写肉戏这方面氛围与前戏往往比直接肉搏更有感觉,可我碍于自身原因,基本都是没什么经验的妹妹,所以这方面确实不太行。我也不再强求写这些东西,有时候写一写水水字数当做调剂或许更有意思。
其实我还是准备等字数差不多了,把这些肉戏全部删除,改成正经小说发在平台上,从小我都在起点纵横,后来又在咪咕看小说,心中的文学梦还是向往那些地方的。    
不过这些都是很以后的事情了,我还是会认真创作,不辜负每一位支持我的友友们的。

a3.gif

柳絮因风起

B257F  2021-11-28 10:43
(生在浮世中,你我皆俗人。)
第五十九章,斩尽天下负心人
如意冲出门外,就看到风尘仆仆的楚无涯,楚无涯衣缕破烂,完全没有昔日的英姿勃发,他步履虚浮,体内浓郁的魔气已经消耗殆尽,如意看到楚无涯这般凄惨的样子,心酸之下不知该说何言语。
“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楚无涯看到了如意的身影,本来沉重的脸上更是急迫,他本想快步移到如意身边将她带进屋内,可惜此刻他早已体力不支,强行乱用魔气之下,反而自己瘫倒在地。
“阿哥,你怎么了?”如意吓的带着哭腔,她本想抚起楚无涯,可是她身体瘦弱,难以支持楚无涯的重量,她尽力的扶起楚无涯,将他的一只手搭在身上,吃力的托着楚无涯的身体。
“别管我,我没事。”楚无涯一心只想让如意快点走进屋内免受魔气的侵袭。
“阿哥,我不能丢下你。”如意丝毫不在意魔气侵入身体刺骨的疼痛,她强忍着不舍,拖动着楚无涯,想要带他走近屋内。
“呵呵。”洛琳熙看着屋外的两个人黏黏糊糊,灵识微动,屋外的两个人就被卷入了屋内,竹门瞬间关闭,凶狠的魔气被搁在屋外,屋内只余下还在气喘吁吁的如意与半死不活的楚无涯。
“小如意,你看,姐姐这不就帮你了一个小忙了吗。”洛琳熙用灵识扫过如意的体内,她体内有多股魔气,吸收着她的精血生气,洛琳熙轻轻一点,那些魔气全部化为乌有,如意这才感到好受一些。
“长公主!”楚无涯没想到洛琳熙竟然在屋子内,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同时将手伸进衣服内,一颗灵气充沛的绿色妖丹被他取出,握在手心里。
他体内的仅存的一点魔气感受到妖丹的气息,横冲直撞之下让他吐出一口鲜血,老树的妖丹是罕见的可以净化魔气的神物,此刻楚无涯直接握在手中,竟然烧的他的手心滋滋冒烟。
“阿哥!”如意看到楚无涯口吐鲜血,心中着急万分,她小心翼翼的擦拭楚无涯嘴角的血迹,她不知该如何处理,只得看向洛琳熙,眼神乞求,希望洛琳熙出手相助。
“如意,把这个交给长公主。”楚无涯把妖丹放到如意手中,催促着她完成事情。
如意接过绿色的圆珠子,将楚无涯安置好,而后握着妖丹,向着洛琳熙走去。
“洛姐姐,可不可以救救阿哥?”如意将妖丹捧到洛琳熙面前,她心忧楚无涯的性命,自己却无能为力,只得寄希望于这个神神秘秘的洛姐姐。

洛琳熙没有立刻接过妖丹,她仔细的看着如意发白的小脸,感受着她微弱的气息,“你还在关心着他?他只是一时魔气耗尽,只需要静养便无大碍,反倒是你自己却是性命难定。”洛琳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她伸出葱白细指,指着妖丹,“你身受魔气祸害,气血皆虚,俗世本有数十年光景,如今却是难活几日,你还在关心他?他可曾关心你?”

洛琳熙盯着面前这个傻大妞,越说越生气,她忽然看向沉默不语的楚无涯,“楚无涯,给你个选择的机会,是把这颗救命的妖丹拿来找寻小贱人的消息,还是给这个小姑娘,让她多活几天性命。”洛琳熙气急之下显然没有考虑别的东西,五百年的妖丹岂是这个小姑娘能够吸收?能够净化魔气的这般重宝,又岂能轻易拿来给一个小姑娘续命?

楚无涯第一次看到洛琳熙生气的样子,洛琳熙美目微睁,眉眼轻佻,纵使生气都这般好看动人。
他想用灵识给洛琳熙说出自己的选择,结果却感受不到洛琳熙的回应。
“我要你亲口告诉这个小女孩,你到底是什么样的选择?”洛琳熙气势汹汹,逼着楚无涯说出自己的决定。
如意听着洛琳熙的话语,她自己懵懵懂懂不知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洛姐姐说她只有几天的活命,自己手上的妖丹或许可以救她自己,但是这些好像又要阿哥做出决定。
“如意,把妖丹交给长公主,你的事情我会处理。”楚无涯说完,又是咳出一摊血迹,他捂着自己的胸口,用力的掐捏,逼迫自己不要昏迷。
洛琳熙又看向如意,“小如意,姐姐不骗你,你现在最多只有数月之期,只要你吃了这颗妖丹,姐姐可以帮你解决魔气的破坏,你可以久活百年性命。”洛琳熙拉着如意的小手,将妖丹放到如意的面前。
“姐姐现在要你做决定,你不必在意楚无涯那种垃圾。”洛琳熙对楚无涯很不客气,大概是受过情伤的缘故,洛琳熙对世间苦命痴情姑娘都心存善意,今日好不容易撞见一个苦情小女子,她头脑聪明,只通过如意毫不掩饰的关心与动作就大致推断出了她与楚无涯的关系,如今又见到如意性命危急,更是随心所欲直接出手。

“我,我.......”如意不知道该怎么如何抉择,她直觉应该听楚无涯的命令,可洛琳熙的话语字字句句真情实意,不像是对她有蒙骗之意。
“如意,交给她,你的事情我会解决。”楚无涯大声的催促着如意,他急迫之下全身气血翻涌,魔气不受控制的在体内乱窜,让他痛苦的面容失色。
洛琳熙一道灵气将楚无涯的嘴角冰冻,“别听他的废话,今日姐姐只问你一句话,是你自己的几十年的性命重要,还是这个心中根本没有的无情男子的吩咐重要?”洛琳熙紧紧盯着如意惊慌失措的眼睛,她拿过如意手中的妖丹,将妖丹递到如意的嘴边,如意只需要轻轻张开小嘴,就可以将妖丹一口吞入。

“你以为这颗妖丹对他很重要吗?只不过他想用这颗妖丹从姐姐这里知道别的女人的消息,他的心中根本没有你,你的生死性命他不管关心在意。”洛琳熙故意将楚无涯与她的约定告诉了如意,楚无涯听到洛琳熙的话语,被长公主的别有用心激得差点昏死过去。

“我,我,洛姐姐,阿哥他,他不是那样的。”如意却还在摇着苍白的小脸,否认着洛琳熙口中的无情无义的楚无涯,
“哦?那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对他又有多少了解?他来自那里?师从何处?又要去向何方?”洛大公主又是发自灵魂的一连串问题,上一次赵大官人直接被她问的自闭,这一次小如意也被洛琳熙的发问弄懵,她努力的想要给洛琳熙一个不落下风的回应,可惜她悲催的发现,洛琳熙的问题她似乎完全没有答案。

洛琳熙见发问再次生效,心中全是报复渣男的快感,她轻轻一点,如意就被她控制,然后她小手一点,圆圆的珠子就咕噜咕噜的进了如意的口中,妖丹积累了数百年的灵气在如意的身体之内迅速爆发,她受到损伤的身体被妖丹的灵气修复,洛琳熙看着小姑娘的情况越来越满意,她幸灾乐祸的看向楚无涯,却见楚无涯眼眸再无起色,只是一成不变的深沉与凝视。

洛琳熙暗自用灵气禁锢楚无涯,不让他影响如意的抉择,她凑到如意的耳边,“小如意,姐姐再送你一场造化。”她咯咯咯的笑着,又将一道灵气送入如意的体内,然后她得意的看向楚无涯,“这灵气里面就是你想知道的答案,等小姑娘进入筑基,你就能知道明珠是生是死,等她有幸结灵,你便清楚明珠在洛家的遭遇,想要知道明珠的具体下落,你就要帮助小如意进入金丹。”
洛大公主相当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聪慧狡黠的人才能想到这样一个折磨人却又让人不得不接受的好办法,她摸了摸自己白皙嫩滑的脸颊,心中又对赵书义生起了怨气,这个臭男人真是瞎了眼,自己这么一个福慧双修,精明强干的天生尤物竟然不知道珍惜,心里竟然还跟那个凡胎肉体的明珠牵扯不断!!!

这边洛琳熙还在我自犹怜为自己感伤,楚无涯听到了洛琳熙的话语之后反而不再深沉与无语,他仔细打量着出神的天仙女子,如意现在已经与百年妖丹取得联系,灵气的积累这一步已经完成,只需要自己想办法帮助她转化与吸收灵气,如意境界的提升只会是一日千里,不可估量的迅速。

洛琳熙半响才发现自己好像还是便宜了楚无涯,不仅告诉了她明珠的下落,反而又把妖丹给了如意,自己什么东西也没得到,她被自己刚刚的愚蠢给逗笑了,只得拉过还震惊在刚刚遭遇中的小如意,“笨蛋,就算到了境界,知道了消息,也不能随便告诉那不爱你的阿哥,要让他给你做事情,懂吗?”
她赶紧给如意出坏主意,“你看,三个消息,就让这个臭男人答应你三个条件,你要是真的心系与他,就要好好利用这三个条件,然后把男人抓在自己的手心,你先......然后......,也不要忘了......”洛琳熙觉得这些事情都是洒洒水的小意思,毫不藏私的给如意分享自己的经历与感悟。
可是她也忘了,她自己的感情也是被她弄的鸡飞蛋打,至今不得安定,如果小如意真的按照她的指示与意思,楚无涯并不是赵书义那般心软之人,又岂会被女子的情情爱爱束缚与阻碍?
楚无涯听着洛琳熙滔滔不绝的给如意传授自己听不见的小秘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洛琳熙家长里短儿女情长的一面,反而觉得她很是可爱,比昔日故作姿态高傲冷酷更有尘世气息,洛大公主的美貌在北陆也是冠压群芳的存在,不知道能有幸见到她这幅面容的人又有几何?

洛琳熙边给小如意说着主意,顺便还瞟了一眼要死不活的楚无涯,只觉得他像极了曾经的赵书义,自己只想一道灵气刺入他体内,把这渣男送入轮回。
谁言女子心无痕?斩尽天下负心人。

a3.gif

柳絮因风起

B258F  2021-11-28 10:45
(生在浮世中,你我皆俗人。)
哈哈哈,好可爱的洛大公主,我写的时候把自己逗笑了,女人一到感情方面就智商不在,友友们感受到了我的趣味了吗   

a3.gif

柳絮因风起

B259F  2021-11-29 10:47
(生在浮世中,你我皆俗人。)
第六十章,小女筑基惹人忧
青州的初春来的并不算很早,历经寒冬的侵袭,金鼎峰上尽是冰晶寒霜,一场又一场的白雪落地,草木皆枯漫山白妆,山脚之下的诸多灵物也躲在洞内瑟瑟发抖,一边期盼寒冬快些过去,一边躲藏山上那个小丫头的追寻。

“快出来,小兔子,小白兔,听姐姐的话快快出来,姐姐保证明天再吃了你们。”小柔自言自语找寻着小灵兔的身影,灵虚宗修士修习灵气,肉体早已辟谷不食人间烟火,修行之人更是讲究清心寡欲,所以灵虚宗七峰简直是这些弱小灵物的天堂,浓郁又丰富的灵气,性情暴戾嗜血的大妖又不敢接近此地,这些灵兔灵鹿在这里世代繁衍,一直过着无忧无虑的好生活。

可惜金鼎峰的小兔子却惨遭不幸,小柔在金鼎峰之上并无其他乐趣,修炼之余除了撅着小屁股满足师傅的性欲,对着师傅给她做的小玉簪发呆,剩下的就只能跑到山脚下捉兔子抓河鱼,然后带上山,让赵书义给她变着花样做好东西吃。
小柔跟着赵书义在金鼎峰修行了数月,在师傅的敦促与监视之下,小家伙的修为境界还是有了些起色,在灵虚宗的宗门考核之前,小柔终于突破了炼体,进入了筑基。
小家伙天生的火灵根,虽然年岁已长,但是体内的灵湖仍是比一般人宽阔厚大,赵书义之前机缘巧合之下灌输给小柔的那一道精纯灵气,也在数月的修炼吸收之下变成了一朵小巧的火莲。
赵书义本想取出小家伙体内的火莲,他不愿被其他人发现,尤其是宗主韦贤和自己的师尊诸德修,若是被这些人知晓了小柔体内的火莲,势必要惹得二人不快,可是自从赵书义发现小家伙体内的火莲与他冥冥之中有感应之后,便立刻放弃了自己的想法,转而让火莲在隐藏在小柔的灵湖之内,火莲平常只需要帮助小家伙吸收炼化灵气,然后在小家伙灵气枯竭危险的时刻通知自己。
这简直是赵书义的意外之喜,青莲峰的秘传六灵青莲,一个修士同时只能结出一朵灵莲,灵莲妙用万千神妙难言,他的青莲虽然与记载之中差别很大,六种灵气六色莲瓣只得其中五色,诡异的黑色莲瓣至今他都没有搞清原因,但是青莲之中的灵气能够自行结化成新的灵莲确实是一个新的发现。
有了火莲的监督与帮助,小家伙在新弟子的宗门考核中或许会有更好的表现,赵书义因为受到诸德修的命令,不入化神不得踏出金鼎峰,小柔这次的宗门考核必须自己一人独自面对,他甚至连旁观的机会都没有,但是有了这朵额外的火莲,他对小徒弟的此次考核终于有了些信心。

小柔完全感受不到赵书义思绪万千的内心,她初入筑基,第一次这般称心如意的调用灵气,只是她没有赵书义那般动辄就是威风凛凛艳丽十足的灵光,她今日又跑到山脚下寻找灵兔,可惜山脚下的小白兔长年累积饱受灵气的滋养,都是初生灵性的小灵物,自从发现了这个嗜兔的小姑娘之后,见到她都会撒蹦子逃离,生怕落入她的魔抓。
小柔转了半圈,一个小兔子的身影都没有发现,自她进入筑基之后,赵书义就不再逼迫她继续修行,赵书义并没有给小徒弟解释原因,小柔也不会主动问这些烦人的问题,她每日的闲暇时间越来愈多,反而赵书义修炼打坐的时间越来越长,往常赵书义每日都会陪她说上几句,可后来赵书义往往一坐就是几日的光景,纵使师傅真的俊俏出尘,让她天天盯着师傅看,她也会看腻。
后来小家伙就开始漫山乱跑,她发现师傅修炼之时根本不会呵斥自己,有时她偷偷在洞外玩到很晚,赵书义也没有教训她,小徒弟不知道赵书义的布置,只是一心以为师傅忙于修炼,顾不上自己,于是她的性子越来越野,在这金鼎峰上蹿下跳,每天捉兔摸鱼玩的不亦乐乎。
“小兔子,快点出来!”小柔跑遍树林,还是没有找到出来觅食的小灵兔,初春虽然来临,山脚下的重重积雪却尚未完全消融,白雪皑皑的山地银装素裹,只有小丫头一个人踏在这苍茫大地,小柔一蹦一跳的踩在雪地上,偶尔脚踩掉落的树枝,引起呀呀作响的声音,小柔旁边的灵物听到响声,更是两腿一蹬,抓紧远离小姑娘的身边,害怕掉进她的肚子里。

“这群坏兔子!”小柔四巡无果,气的一把灵火烧在旁边的大树上,大树也经历了千年灵气的滋润,小家伙那点微弱的灵气烧在大树的表面,甚至难以留下痕迹。
“你呀!”小家伙身后响起赵书义无奈的声音,小柔惊喜的转过身子,赵书义赫然立在她的身后,他今日一身白衣,站在小柔的背后,春日暖光撒在赵书义的身上,刺的小姑娘眼睛都睁不开。
“师傅~”小姑娘冲向赵书义,一把扑进师傅的怀抱,心中所有的不满与生气皆化为虚无,只有赵书义温暖的身子温热着她的心里,“师傅,你都不跟小柔说话,人家想吃烤兔子了~”小姑娘在师傅怀中任性的撒娇,小脸之上尽是少女的憨娇可爱。

“不是跟你说了不要乱跑了吗,怎么天天都待在外面?”赵书义虽然嘴上教训小柔,手却是自然的抱起小姑娘的身体,小柔依偎在师傅的怀中,用手指了指那白茫茫的雪地,“师傅,那群坏兔子就在这里,你快帮我抓几只!”
赵书义听到小柔的话语,脸上更是平添几分笑意,他亲了一口小柔白嫩精致的俏脸,把小丫头吻得面红耳赤,而后望向小丫头指的那片白草地,青莲瞬间绽放,包裹住两只还欲奔走的小兔子,将它们送到两人的面前。

“走,随师傅上山,宗门考核还有几日,师傅有些重要的事情要跟你交代。”赵书义放下小柔,一只手握住两个灵兔的大耳朵,另一只手拉住小柔的小手,沿着上山的雪路缓缓而行,只一会儿便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余人行处。

待回到洞中,赵书义用灵气将禁锢灵兔,先仔细的拍打小徒弟身上的诸多落雪灰尘,又专门用灵气捧了泉水让小徒弟洗了洗俏丽的小脸,看着小柔越发动人的眉眼,赵书义的眼中是藏不住的爱怜。

小柔被师傅看的有些害羞,低着头靠着赵书义的身子,心中却欣喜于师傅对她的诸多爱意,小家伙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看着师傅眼眸中的自己,她凑到赵书义的脸边,小口也亲在师傅的右脸之上,借此回应着师傅的爱意。

“师傅现在给你考兔子吃,你在洞中随意休息就可以。”赵书义边说边结束了两只可怜的小白兔的性命,赵书义对灵气的掌控与运用全部用在这两只白兔的身上,兔皮被他用灵气剥下,血迹也被他用泉水清洗,而后他又用召唤出青莲,火灵气在莲心绽放出炙热的灵火,烧烤着肥硕肉多的灵兔。

“小柔,你跟着我已经快有一年之期,师傅对你有很多的承诺,你也曾与师傅有过重要的约定,如今过几日的宗门考核就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你必须要通过考核,这样师傅才能将你安置在灵虚宗,若是你没有成功,师傅也不会怨你,师傅答应你的也不会作废,所以你不要有别的心思,师傅这一世都会认真保护你的,知道了吗?”赵书义本想言简意赅的跟小丫头说上几句,结果一张嘴就是一段话,他生怕小丫头听得厌烦,看着小丫头调皮泛着微光的小眼,观察着小柔的状态。
赵书义拉过小柔的小手,紧握在自己的手心中,“小柔,此番宗门考核,师傅也有师命,不能离开金鼎峰陪你,你在此处与我一起修行之事灵虚宗上下皆知,总有一些人会有这样那样的怨言,对于这些你不必放在心里,你只要一心通过宗门考核,然后剩下的事情由师傅替你解决,你知道了吗?”
赵书义用词谨慎,不想让小徒弟未战先却,却又必须让小徒弟做好一些该有的心理准备,他害怕小徒弟跟着自己一心不问世事,天真烂漫的性子会被流言恶语中伤,只要小徒弟能过了宗门考核,剩下的事情他会亲自解决。
赵书义手心之上绽放出华彩的青莲,小柔被青莲的五光十色吸引,小眼之中满是羡慕,“师傅,等小柔通过了考核,师傅能教小柔学这些东西吗?”小姑娘一只手拉着赵书义的手臂,小眼盯着青莲,心中尽是对青莲的渴望。
“好,师傅此番已到元婴巅峰之境,等小柔通过考核之后,师傅便要去灵虚峰的明旭大钟之下突破化神,到那时师傅便可以完全保护小柔,小柔想要学师傅的功法,师傅自然是求之不得。”赵书义点点头,对小柔的请求一口答应。

“嗯嗯,小柔一定通过考核。”小姑娘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师傅的要求,赵书义看着小家伙一脸天真,跃跃欲试的样子,心中还是有着难明的担忧。
小柔并不知晓灵虚宗的某些规则,她境界低微,此番自己又不在左右,纵使自己已经将小姑娘的境界提升到筑基之境,还有火莲在小柔的体内潜伏,赵书义仍是不放心。
赵书义之前大概不会想到,只是年岁刚过二十的自己,也会有一天,像一个老父亲一样操心着自己不懂世事的小徒弟,担心她在考核之中遇到各种刻意的诉求。

1369577.png

pukipuki

B260F  2021-11-29 11:30
(三个人的行为艺术,全球人的盗版狂欢)

73463.jpg

Crazy Jam

B261F  2021-11-29 20:22
(深海潜艇,万年潜水)
写正规小说多份收入挺不错的吧,就是不知道未来审核的要求怎么样,修修改改的工作量应该不会少
加油吧